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醋溜白菜

2014间隔年在旅行中重新审视人生

 
 
 

日志

 
 

青木的小说连载  

2004-06-25 17:0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妹妹进门的时候,我装作睡着了,听见母亲和妹妹的脚步,都能想象母亲要妹妹小声的样子。其实有什么关系,如果我不是睡着,妹妹就不进门了么,不过是为了一个男人吧,还至于就一辈子睡在沙发上不见妹妹的人么?
我有这样的觉悟,就假装被吵醒的样子,懒懒得从沙发上抬起身,看着表情尴尬的母亲和妹妹,打着哈欠问妹妹怎么才回来。妹妹有点呆滞,只好说怎么把我给我弄醒了,母亲就接着说醒了也好,快开饭了。
我起身穿了拖鞋,要帮妹妹拿衣服和提包,妹妹愈发尴尬,我暗暗想这家伙这时候谦让又有什么用处,抢走男人的时候又不见她这么礼貌。我还是笑了,她这样到也说明心理对不起我,我还能和她计较什么,于是笑了笑,随她去了。
吃饭的时候,餐桌上很寂寞,电视里的新闻播报是屋子里面惟一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似乎都变成小小的蚂蚁,连一粒米饭也要咬很久。我不知道思维转倒那里,只觉得这样的生活郁闷得很,我忽然就说要搬出去住了,母亲和妹妹都愣住了,那一粒米饭似乎也堵住了她们纤细的喉咙。母亲张了几次嘴终于没有说出话,脸上的表情我也明白的很,似乎说就算妹妹跟了你的男朋友,你也不用搬出去住阿。妹妹更夸张,脸红的什么似的,好像那米粒终于堵在了气管上,害她喘不上气。看她们的样子,忽然我就笑的更加甜美,温温和和的和妹妹说不是因为你,又转了脸对着妈妈说我只是从小到大从没有自己住过,只是想大了住得自由一点。看着她们脸色逐渐缓过来,心里却想着难道要我在家里等着看未来的女婿上门来给丈母娘请安么。我想他们对我也不过如此了,只怕心里都在暗暗的舒一口气,不用再看我的脸色了。
于是饭桌上好歹有了话题,母亲问我房子找在那里了,多少钱什么的,妹妹就问什么条件。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不过一时兴起,她们还以为我早就准备好了,现在恐怕已经急不可耐得让我搬出去了。刚想到这里,忽然妹妹就问我什么时候搬,我心里冷笑一声,说快了。于是不再说话,细细的喝碗里的汤,慢慢的对母亲说,恐怕以后不能这么经常的喝到母亲炖的汤了,母亲就说要在我搬出去前对我进行强化训练,一定要学会作几个菜,几种汤,我忽然就笑了连声的说好。
我觉得自己简直英明,我要是不走,家里就会更沉闷,难道要我们一家子都闷死么。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晚,我边收拾东西边听见妹妹煲软软的电话粥。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趁着不忙,跑到网上张贴我的租房启示,在公司内部网上也发了同样的贴子。下午下班的时候看见了很多回复,联系了几个,下了班就跑去看房子。不知怎么回事,也许情场失意连带我运气低迷,房子都不中意。晚上闷闷得回了家,继续收拾东西听妹妹讲情话。
但是我没有想到,晚上偶尔的不关机也可以给带来好运。那个女人给了我电话,约我去看房子,说了条件,居然样样合意,愣是把我的睡意全部驱走。中午我就跑出去看了房子,满意的不得了,我欢天喜地。房东看见我也居然很高兴,她说我看起来象个安静的人,房子租给我她也放心。那真是我几天来心情最好的时间,即使经理对我中午擅自离岗异常的生气。我以最快的速度搬了进去,打算开始我的新生活。
我搬家的时候,母亲和妹妹都来帮忙,连连的夸我的眼光好,房子选得很好。我没有说话,眼光好?眼光好也没有看明白那男人的心思。
我使用了新的厨具作了简单的饭菜,母亲说我手艺还不错比妹妹好,我心里又想手艺比妹妹好又怎么样呢?那男人还不是选了妹妹,抛弃了我。
送走了她们,我就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回想起小时候一家四口一定要挤在一张小小的沙发上。晚饭后,爸爸总是从一只大直方的铁罐子里拿出来两颗糖果,颜色很美,象水晶一般,味道异常的香甜,我经常一点点的舔着那糖不肯吃完。
我忽然落泪,继而号啕大哭。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