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醋溜白菜

2014间隔年在旅行中重新审视人生

 
 
 

日志

 
 

少年吟 [原]  

2006-10-20 11:26: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少年吟 [原] - hixu - 醋溜白菜


   我有个很幸福的童年,这是我上大学以后和很多同年龄的人比较得来,我的故乡是一个小城镇,因为我父母都在兵工厂工作,兵工厂一定是在一个深山里,所以我家三面环山,门口就是一条国道和铁路。所以我打小就能看见山,而且是连绵起伏一望无际,而且我家一直住一楼,有个自己的小院子,门前还有片空地,我爸爸妈妈充分利用这片空地开辟了一个菜园,所以一到夏天,西红柿,黄瓜呀就没断过,所以在我大学毕业以前,我都不怎么喜欢吃这些多,小时候吃多了。菜地边是很高的围墙,这是大院的围墙,翻过墙就是一条河,然后就是山了,一座很威风的山叫卧虎山,因为它的形状就像一个老虎卧在那里,而且它的前面脸部也很像,有鼻子有嘴的,小时候卧经常去爬这座山,三下两除二就上去(leerun说这是我发明的新世纪除法,怎样?我就是要这样说),站在山顶竟然能看见我家门口,刚好看到爸爸从家里出来,我就一阵激动在山上狂喊,结果我老爸还真听见了,冲我挥挥手,看这山有多近(leerun你不许说我嗓门大),在山上向远处看,就象水墨山水一样,深深浅浅的黑,连绵不断的曲线,美。
   我自己有一个单独的房间,书桌就在窗口,有一盏橘黄色的台灯,陪着我度过很多黑夜,我常常会支着下巴趴在书桌上发呆,看看窗口的远山,看看院子里小房子的屋顶。有时候下雨,雨打在房顶的声音,屋檐下的雨落在院子里水桶的声音,打在盆里的声音(平常老爸浇菜地的用具都在院子里),就开始一场华丽的协奏曲,这个时候如果点一盏橘黄的灯,泡一杯清茶,在灯下静静听雨的声音,我可以直接入梦了。
   国营的厂子建起来,俨然一个小社会,厂里的路旁边种的是法国梧桐,最漂亮的就是秋天,满地的黄叶,配上路旁黄绿相间的树,真是一幅很好的油画,下午放学的时候,就踩着叶子可以一直走回家。小时候的冬天,都会下很大的雪,经常睡一觉起来整个世界就变成了银色的,门口的小石桌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面包,简直就是童话的世界,连爸爸妈妈也受了感染,帮我一起堆雪人,我家的雪人最大,站在爸爸的菜园旁边,头戴着爸爸浇水的桶,煤球就是它的眼睛,梢把就是它的手。下雪的时候,就站在雪里静静看雪花飞舞,一片一片的大概有拇指那么大的雪花,满天飞舞,那种感觉就象看一个一个雪的精灵在天空飞舞,后来再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花。学校门口的那条路,我的好友在冬雪的夜里,一边唱歌,一边滑雪,一边摔倒再爬起来。

少年吟 [原] - hixu - 醋溜白菜


   这些画面都一幕幕在我的记忆里定格,成了我永远的记忆。可是那个时候,我并觉得这就是幸福。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新凉好个秋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