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醋溜白菜

2014间隔年在旅行中重新审视人生

 
 
 

日志

 
 

青木的小说『萨吉曾经爱过我』  

2004-07-12 18:3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吉曾经爱过我这句话曾经在我的记忆里走过多次,可是我从不会说出口,即使公司所有女同事共同讨论萨吉的音容笑貌,我也只有微笑聆听的份。我没有贬低大家的意思,恰恰相反,如果没有那些事情,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其实就算我大声说出来,人们也会当我空气一般不存在。对于空气一般不存在的人,又有谁会听见她的话呢,又有谁会相信她的话呢?即使如此,我也知道,萨吉曾经爱过我。认识萨吉的时候,我刚刚毕业,进公司作了初级技术员。初级技术员的意思就是任何人都是你的技术指导,任何人让你做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去做而不是问为什么,初级技术员也意味着每天你要最早到办公室,晚上最好最晚走,虽然你可能根本不知道你走的这样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是一个傻瓜,所以我没有做好一个初级技术员的工作,尤其是最后一条,所以我比其他初级技术员多初级了一年。萨吉那时候就已经全公司年轻女性的谈资,不过不象现在段位这么高。倒不是萨吉符合年少多金、玉树临风等等条件,只是因为他是萨吉,温和有礼,年轻有为,说一口漂亮英语,和他矮墩墩的身材恰成对比。当然如果他还拥有英俊潇洒等若干外部条件,无疑将成为大多数女性的白马王子而不是嘴上谈姿。和萨吉熟悉起来是因为他成为我们的技术指导,而萨吉那时也不过比我们早到公司两年。萨吉是受公司高层器重的,所以我们一开始都和他有些隔膜,但是始终都是年轻人,时间久了就慢慢懈怠了那种抵触情绪。因为萨吉真的不仅出色而且温和有礼,不喜欢他的人也是有的,但是总是少数。我说过我是个傻瓜,我始终在技术上进步不多,所以始终是公司低层员工,所以从没有机会因为技术问题和萨吉进行更多的接触。我得说我一开始就觉得萨吉对我很好,虽然接触很少。可是我又是个迟钝的人,我当时觉得也许他对所有的人都这样好。办公室的同事都喜欢在午饭后到楼下的花园散步,萨吉也是,我不是。和萨吉聊天也是因为那天象往常一样大家都下楼散步,楼上只剩下休息的我和工作的萨吉。我递给他一杯茶,他谢了我,站在那里看窗下的风景,然后说仿佛可以闻到青草的气味。在平常我是会点头的,可是那天我看到了修理草坪和灌木的剪刀们,所以不以为然的说,不过是它们的大声喊痛的声音吧。萨吉不说话,后来说我那天非常偏激,好像不是我。再后来,我和萨吉接触慢慢多了起来,因为慢慢的他午休时间变短了,于是他不再去楼下散步,而是在办公桌上养了一只鱼。鱼很普通,只需两天换一次水,两天喂一次食,可是鱼活得好象很自在。很多人在休息的时候都喜欢起身到萨吉的桌旁看鱼,所以后来鱼被贡献到了会议桌上,于是我变成给鱼换水和喂食的替补,于是我们的话题就开始多了起来。那鱼缸对一条小鱼来说很大,也有人曾经建议说要再养一条给它做伴,虽然萨吉无所谓,可是我不同意。我不想让一条鱼因为另外一条不相干的鱼的寂寞失去自由,何况你怎么知道那鱼寂寞呢?萨吉没有说话。可是有人说,你不去改变那条鱼命运,那条鱼也不见得就会自由,何况你怎么知道它不寂寞呢?萨吉还是没有说话。于是大家都没有再说话。那鱼也终于在某天清晨被人发现寂寞的飘浮在水面上,它结束他寂寞和束缚得生命,随后他的尸体进入了大楼的垃圾箱。大家惋惜的说大楼里的空气不适合养鱼的,于是鱼缸的使命也完成了,它被萨吉带回了家。鱼的生命结束,可是我和萨吉的关系才确立。萨吉说象我这样的女孩子,需要一个他那样的人来照顾,我同意了他的观点,于是我们轻轻的在没有人的办公室里握住了手。和萨吉恋爱是甜蜜的,他确实十分照顾我,所以对我的工作要求就格外严格。他甚至要求我在一个细节问题上返工三次,所有的同事看我的眼光都格外代些怜悯,但是他们不知道我并不为此生气。我是个小傻瓜,所以需要他对我比较用心。我们即使如此掩饰,秘密终于还是没有能掩住,公司的同事眼光里是不解多于其他。可是我不在乎,但是高层就不这样认为,他们订的规章里是不许这样的事情存在的。我觉得不需考虑,我辞职。可是萨吉很忧虑的说我这样的条件工作是不好找的,不如他辞职。我没有同意,终于我辞了职,也象萨吉说的那样工作确实很不好找,可是我不是很在乎。萨吉看我如此,说不如回到学校去吧,于是我狠下心,考回了母校的研究生。当回学生也许真的更适合我。我比以往爱笑,萨吉总是很怜惜得看我的笑脸说,以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冷漠清高的人,现在看你不过是个小笨蛋,是个又懒又软弱的小笨蛋。他看穿了我。因为改了专业,课题对我来说颇有点吃力,所以我常常熬夜,萨吉经常让我熬些汤喝来补身体,我听了他的话。当学生最大的好处是,自己的时间多了起来,所以每次从实验室回来都还早,我会边熬汤边学习,等到萨吉回来,汤熬好了,饭菜也熟了。每天吃完饭,萨吉去洗碗,我就在屋子里放音乐,从柴可夫司基到AEROSMITH,我把所有可以找到的我们的CD几乎放了个遍。当了学生的我自然经济状况就不好,然而我还是省吃俭用的买了生日礼物给他,一条很漂亮的领带。深蓝的底,银色的斜纹,很适合他的工作服。萨吉很吃惊的问我为什么买这样贵的礼物,我说送男人这个东西就好比男人送女人戒指,是想要套牢对方的意思。萨吉吃吃的笑,然后问我是在求婚么。我红了脸,可是我是真的希望结婚,我是真的希望可以套牢他,我是真的希望他可以照顾我一辈子。萨吉温柔的吻了我,他说他愿意。我们那时候真甜蜜,我现在还记得很多细节,记得很清楚。我记得他常常加班,于是我在夜里一边看书一边等他,听熟了他的脚步声,所以我总是在他掏出钥匙前打开门。我记得他总是戴那条领带,配很多西服穿,即使不十分搭调,他也戴着,直到我买了新的给他。我记得我们一同看电影,在我哭的时候,他总是能看也不看我就温柔的揽我在他的怀里。我记得他总是在阳台上抽烟,因为我讨厌香烟,然而他不知道,我喜欢他指尖若有若无的味道。我记得的东西很多,然而我从不告诉别人。我仍然记得萨吉那只大鱼缸被我们装满了水,放在窗前,里面游动着的是永远也不寂寞永远也不会死去的塑料鱼,他们叫江米条和胭脂。他们如同我们,在某段时间里,眼睛里能看到的只有对方,真的,在某段时间里。然而事情总有变化,我们还是失去了彼此。虽然我几乎每天可以看见他,可是我们已经是陌路。过了这么多年,萨吉只有更好,甚至原来颇敦实的身形也变得美好起来。所以我依然听见年轻的女同事对他议论纷纷,然而我再没有资格和他们一起说起萨吉。我知道萨吉是最坚强的。我知道失去了任何人,他也可以活得非常非常好,所以我只是看着萨吉,只是看着。“芬芳姐,你和萨吉经理一起进的公司,你对他一定很了解吧。他年轻时就那样么?”“是啊,他那时候就这样。”“这么多年始终这样爱他的妻子,真是好男人。”“那时候她还不是他妻子。”“女朋友也是一样的。”“嗯,萨吉最早的女朋友也不是她。”“哦?我不信。这么好的男人怎么会舍得放弃。”“似乎是死了吧。”“怎么回事?”“好像是煤气中毒吧,睡着了,汤锅扑了,把煤气浇灭了。”“哎,好可怜。所以经理才对妻子格外珍惜吧?”“也许。其实,一开始,我们也都不相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